自己的第一次徒步旅行

点击:
自己的第一次徒步旅行

徒步旅行
自己的第一次

想徒步、想背包,不算太久,但是看着别人318上溜来溜去,那一颗躁动的心也不安分了。因为之前并没有太多户外的经验,所以决定了,先在江苏走走,积累徒步旅行的经验。而最近答辩结束,六月中旬才毕业,这一个月的空闲,不正是为我徒步旅行准备的嘛,哈哈。

无锡的学校走回连云港老家,五百公里,半个月左右,自己觉得还是能够完成的计划,说走,就走!

第一天:5.7无锡科技职业学院——无锡流浪者户外大本营 12公里

因为之前并没有什么徒步的经验,也不知道自己一天能走多远,在网上看徒步基本上是每天在三十到五十公里之间,所以在出发前也给自己订了一个大体的计划书,十三天行程,另外加一天休息一天调剂,也就是十五天的时间,其中最多的一天要走五十五公里,少的也在三十公里以上,主要是为了每天晚上的宿营地基本能在城市的公园中。而第一天的计划只有十二公里,主要是为了适应一下,所以决定在下午太阳弱了一点的时候才出发。

三点背上大包,一个以前在部队时发的背包,没有什么背负,目测在70L+,满满的一包,寝室里剩下唯一的室友为我送行。背着大包、穿着迷彩在校园里走,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不喜欢炫耀的感觉,更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在校门口留了张影,匆匆出发。

第一天的十二公里,想着自己应该能在两个小时走完,所以为了赶时间,也没有听网上走走休息几分钟的建议,而且第一天体力还是不错的,撑着两根登山杖,一直走,没休息。这十二公里之前做公交车走过,所以路线也是没有问题。一路上各种被看,怪不好意思的,而且才刚刚出发,有别人问的时候,也没太好意思说自己是徒步回连云港的,只说是去哪里哪里集合,准备户外活动的,呵呵。但在烈日下一口气走了两个小时以后发现还是没有到目的地,而且具体还有多远也不知道,有点掌不住了,一边走一边休息,一直到了快六点才走到流浪者户外俱乐部的大本营,就是在运河东路红星桥附近,脱了衣服鞋子,躺倒休息。俱乐部的领队良品帮我重新收拾了背包,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全拿了,稍稍减轻了一些重量吧。最后带着的装备主要的有:帐篷、防潮垫、睡袋、两根登山杖、一套单人锅和炉头、两个气罐、一个盆、一身速干衣裤一身迷彩服,一双徒步鞋一双迷彩胶鞋、一个小医药盒、水袋、路餐还有一本《切格瓦拉》,其他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背着感觉不是太重,不是受不了的重量,之前爬龙须山也是类似的重量、相同的背包,所以感觉自己还是有把握的。

晚上我是准备扎营在红星桥下的,俱乐部的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来送行,良品也带着帐篷准备陪我一起露营第一个晚上。后来晚上下雨了,我们在桥下煮了面,喝了点啤酒,后来才发现良品的帐篷泡在水里了。看来一个人的行程,注定了要从一个人开始。折腾到十二点他们都回去了,自己挑了脚上第一天就磨出的三个水泡,一个人躺在帐篷里听雨声,这是这次行程的第一个夜晚,也是我自己一个人露营的第一个夜晚,雨声、闪电、桥上汽车喇叭声,很久很久才睡着……

第二天:5.8无锡流浪者户外大本营——江阴顾山镇 36公里

本来准备五点二十起床,但五点就又一次醒了,一夜不知道醒过多少次。探出头看了看天似乎要亮了,雨也停了,用相机给自己录了一段音,总感觉声音比照片更能感受到当时的心情,所以这也成了后来每一天的习惯。起来收拾好了背包,喝了一罐朋友送的红牛,和附近晨练的大妈说了一声,让他们帮我看一下东西,一个人去公厕洗漱,一个人的烦恼,行李总是要别人帮忙照看。

因为自己没有带

因为前一天晚上下了雨,所以天气一直阴着,这个我感觉是最适合徒步了,上午走到东北塘附近,发现了228省道的路碑。小小兴奋了一下,发现方向了的感觉。十一点左右过了八士,看着一路走来都是城市里的感觉,就想着再走一会,十二点再吃饭。可是这一走就郁闷了,出了无锡,就一直是工厂和农田了,别说小饭店,小卖部都没有一个,走到十二点半又累又饿,路边找个地脱了鞋子休息一会,发现又要磨出水泡的感觉,没管它,吃了点牛肉干巧克力,算是吃了午饭吧,继续向前。

走到一个228省道锡北服务区,是个荒废的服务区,有公厕有挡雨的地方没有人,感觉是个不错的宿营地,可现在才刚刚下午,地图上看连计划的一半都没走,扎营的想法一闪而过,洗了洗脸又走。未知的行程就是这样,遇上了合适的地方,但不一定在合适的时间,而到了合适的时间,就不一定有这么合适的地方了。

一直走到三点多在路边看见一个瓜农卖西瓜的小地摊,说五块钱一斤,虽然感觉贵但耐不住肚子饿,买了一个小西瓜,那个瓜农也可能自认为卖的贵了,又送了我一个小香瓜,还帮我削好。一口气吃了那个半熟的西瓜,在路边躺着睡了一觉,感觉恢复了不少体力。把小香瓜收好,留着以后吃。

徒步旅行

五点多到一个叫戴店的地方吃了晚饭,看地图,离张家港市区还远了去了,今天肯定到不了了,而且到张家港市区再转

公园没有院墙,一面是一个小湖,一面是我来的路,很多市民晚饭后在公园里活动。在公园里转了一圈,突然惊喜的发现公园里有一个管理员大爷,有管理员,至少感觉上要安全很多。热情的上去套近乎,但没想到被直接浇了冷水,说这里没有人露营过,晚上也不准在公园里过夜。一顿神说,大爷不为所动,我就赖在他们办公室门口坐着不走,其实也是走不动了。后来大爷说他要下班了,让我自己和后面来的大爷说吧,我一看有戏,又热情的上去和后来的大爷套近乎。后来的大爷虽然不是很热情,但也没有回绝,把一个空房间打开让我住在里面,还给我拎了一瓶热水泡泡脚,小感动了一下。我坐在门口一面泡脚一面和他聊天,知道他也是一名退伍兵,突然又多了一层亲切,总觉得在军营里待过的人最互相了解。之后他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再之后来了两名警察,说是谁报警了。我突然明白肯定是那个大爷报的警,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但是并不好发作,于是向警察说明我是什么人,做什么的,为什么到这里住,后来那个大爷也过来了,警察让我做了一个登记,说这些小地方,以前没有人露营什么的,让我注意安全,然后就走了。其实我也不能怪别人什么,别人也是为了安全。登记之后让我住下,总比什么也不问就是不让住要好很多。但只是气他为什么不明说?为什么要偷偷的报警?之后简单聊了几句,话不投机半句多,早早回去睡觉。管他什么呢,顾山镇的初夜,我睡了……

这一天计划是走到张家港市,接近

第三天:5.9江阴顾山镇——张家港南丰镇 26公里

今天没有喝红牛,还有最后一罐,留着做“最后的挣扎”用,喝了点水吃了块巧克力,一直走了大半个小时才发现一个大一些的路口,有超市有早点摊的,吃了早饭补充点水。总是纠结:水买多了太重,买少了又不知道下一次有水会是在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有点像田地里挑最大的果子,但又不一样。毕竟不论挑的大了小了,总会有成果。而水如果买多了影响体力影响速度,买少了就会断水了……

今天上午一直在沿着暨南大道向东北的方向走,问了别人都说是这个方向,看了地图也应该不会错,但是一上午也没看见204的影子。没有定位,虽然有地图、有指北针,知道自己的方向,但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真的感觉有一点焦急的感觉。而且走着走着感觉膝盖内侧很不舒服,感觉是昨天贴的膏药粘到汗毛了,所以一下撕了下来,却把皮撕了一大块下来。当时我就想问候做膏药的全家了,好好的膏药药性不怎么样,做这么粘干什么,这不就是胶布了嘛。另一条腿上的轻轻的撕了半天,也还是把腿撕破了。汗,原来徒步不仅仅能锻炼脚皮子,也能锻炼脸皮子、腿皮子,真是哪里皮薄炼哪里啊。

中午在路边一家小饭馆吃面条,和老板闲聊,他说

下午一直在

原计划是今天到南通朋友的家里借宿,朋友也一直在问我还有多久到,但走到下午四五点,觉得今天赶到南通没有希望了。朋友说要不他开车来接我吧,心里挣扎着,但还是拒绝了,因为在走之前就决定了是纯徒步,不搭车,今天更是已经拒绝了几位朋友免费搭车的好意,现在怎么能有困难就轻言放弃呢。拒绝了朋友的好意,看了看面前的小城市是地图上附近唯一大一点的城镇,张家港南丰镇,决定今天晚上就住这里了。

先问了几个离204国道比较近的工厂,都说工厂里不让露营,不得已一直向里走进镇子,背着大包进入镇子,昨天是在天黑的时候还好一点,今天天还大亮,路上都是各种围观。还有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叫住我问是做什么的,然后告诉我镇子里就一个不大的公园,现在还正在修缮。走到附近看了看,的确正在修,一副小工地的样子,但是有一个小棚子,勉强可以扎营吧,决定先找地方吃晚饭,反正时间还早,不急着露营。小饭馆里有几位大叔正在吃饭,看着我的行李都问我是干什么的,又都说佩服我这样的行为。我热情的和他们聊天,希望能在他们家或者他们的小区里露营,但都被婉言拒绝了。晚饭点了一盆水煮肉片,我最喜欢的菜之一,但是累的并没有什么胃口,老板热心的帮我打包起来。看着时间还早,我把行李留在他们饭店里,先去镇子上逛逛。

先又去公园附近看了看地形,昨天的公园好歹还有一个管理员,我还是住在房间里,今天这个公园就是一个小工地,挨着菜市场附近,靠路的一面摆满了摆夜市的小地摊,一种很乱的感觉。买了一根香蕉坐在路边的椅子上边吃边发呆,看三个小朋友为了两个秋千争吵,他们各自叫着自己的父母为自己撑腰,得到父母支持的仿佛就获得了秋千的所有权,父母没时间理他们的,就失落的一直在边上叫着妈妈,更有一位奶奶就一直站在秋千边上为自己的孙子撑腰。为什么孩子遇到了问题没有想着自己去解决?为什么得到父母认可的孩子就会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为什么父母遇到这样的问题没有首先劝自己的孩子让别人先玩一会?为什么中国的孩子现在都成了中心,一群家长围着他们打转?其实心里早已对自己有了要求,以后至少要两个孩子,独生子我觉得是这很多问题的根源。

顾不上考虑太多孩子的问题,又转回小饭馆,老板一家正在吃饭,我向他们表达想在他们家院子里露营的想法,一个年轻的小伙很主动的想说可以,但明显他说的并不算,所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四川的老板考虑了一会,说要不去他们家住吧,做生意的地方,晚上没有人,毕竟不方便。意外的惊喜,本来只是想试一试,没想到老板真的同意了。老板说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户外的人,但是他支持喜欢为了理想努力的人。突然从他的身上感觉学到了一些什么,或许每个人的喜好各不相同,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喜好去评判别人呢。只要是积极健康的喜好与梦想,就应该获得尊重,因为有梦想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晚上睡在老板家大厅的地板上,没想到第一次住陌生人家的沙发,会是这样一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虽然觉得自己只能算是一个新驴,但是也做了一回。

第四天 5.10 张家港南丰镇——南通市唐闸十里坊小学附近 28.5公里

一早跟着大妈一起起床,可我还没收拾好东西她就上班走了。主人都睡觉的时候,我又不好独自离开,所以又躺下休息了一会,一直等到大叔起床买菜去我才跟着他出门。住别人沙发,尤其是住比较陌生人的沙发,第一次真的感觉有很多不适应,但这也是一种全新的尝试,我渴望着更多未知的尝试。

七点左右出门,正是孩子们上学的时候,买了早饭坐在路边一个小亭子里吃,一个本在亭子里抄作业的孩子见了我就走开了,不知道是抄完了还是被我吓到了。再一次走上

以前过长江都是走江阴大桥,这是第一次做汽渡,行人五块钱的船票,站在行人等候的地方对着上船下船的汽车一顿猛拍,对于陌生的东西总是有着一种天生的好奇,嘿嘿。在船上放下大包,四处溜达,看着长江两岸的城市港口、看着对面驶过来和我们一模一样的渡轮,都有一种小孩子见了新玩意的兴趣。而且,这可是几天以来,我第一次坐上不用自己走的交通工具,额外的兴奋……

过了通沙汽渡,就算进了南通市区了,打电话问了朋友家的地址,可刚一出汽渡口,就发现外面的大路正在修路。问了边上的小三轮车大爷,说汽车不通了,但行人可以走。顶着太阳继续在南通这座大工地里前进,一路走一路问,一直向前,过了一座浮桥,到了一个我感觉四周全是工地的地方,问路,还是说“向前、左拐就到了”,可是前面明明已经没有路了,我问这前面还能过吗?那位大妈说不能过了,修路挖断了。我艹,修路挖断了你还和我说向前左拐?这南通人指路,是缺根筋啊还是缺根筋啊?后来向回走,找到一条小道,从工地里穿过,三点左右总算摸到朋友家,把衣服换下来用洗衣机洗了,冲了个澡,发现就这一天的时间脸和手明显就晒红了,而且之前腿上的伤口因为是掉了一大块皮,创口贴竟然长到肉上去了,你妹的,忍痛又把伤口撕开,真是倒了霉了。之后朋友骑车带着我去南通市区瞧一瞧。其实也没有太多可瞧的地方,四处都在修路、四周都是尘土、身边都是乱串的小电动车……一座与上海隔江相望的苏南城市,心中的印象就这么毁了。

晚上在朋友家里吃晚饭,朋友的父母都在,他们都是生意人,对我的行为很有兴趣,也开着玩笑让朋友与我一起走,但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只是开玩笑而已,或许他们已经帮孩子安排好了未来几十年的生活,那就是工作、结婚,他们一直说,想玩,等四十以后自己有了经济实力了再享受生活。或许是人生阅历不同的原因吧,我总是觉得有很多事情,年轻的时候不做,以后有钱了也不一定有这个冲动和身体了。所以趁着现在父母身体还好,我也还是一个人,没有太多额外负担的时候,用自己最有朝气的岁月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至于工作赚钱、养家糊口,不是不考虑,而是不想把自己最宝贵的岁月全部消耗在这些事上面。赚钱是我们这个社会想要有尊严生活下去所必须做的事情,但是赚钱绝对不应该是我们在这个社会里生活最大的追求!

朋友家有现成的空房间空床铺,但是我并没有住,还是在地板上打了一个地铺。或许是因为习惯,或许是因为一丝局促,总之,睡在地上反而让我更加安心。

第五天 5.11 南通市唐闸十里坊小学——如皋市桃园镇 38公里

一早本来是说朋友帮我送到南通204国道边上的,因为我对南通的交通真的害怕了,可是朋友竟然感冒发烧了。而我其实从出发的时候就一直在感冒,感觉是自己传染了朋友,看着他妈妈着急的样子,格外的感到内疚,简单的吃了早饭,匆匆的出发。还是回到自己一个人的路上,感觉这才是我的天空。

因为在城市里,遇到的人比较多。一早先是遇到了第一个叫我驴友的小商店老板,哈哈,出发五天了第一次有人叫我驴友,恩了一声,低调的离开,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又遇上一位每天坚持徒步上班的大哥,一路走一路聊天,其实每天一个人走一天的路,除了胡思乱想剩下的就是无聊,如果一路上能一直有一位志同道合的同路人,能分散不少注意力,打发不少时间。但是志同道合的同路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在没有志同道合的同路人时,我情愿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还没走出南通市区,又碰上一群上海老年体协的老大爷们,六七个大爷休闲的踩着自行车从我身边经过,还有一个大爷回头看着我对同伴说:“看,人家一个人背包徒步的。”汗,我当时真想也有辆自行车踩踩啊。看着他们那么休闲的走远,徒步与骑行,困难程度立见高下啊。

城市附近的路线总是比较乱,走到接近中午依然没看见一个城镇或者集市的地方,而太阳似乎比前一天又强了一些。突然看见几个人一直在路中间争吵,一边争吵一边指指点点的,但更吸引我注意的是路边有几个小商店小饭馆。走过去打听有没有吃饭的地方,却只有一家农资兼小商店的门面开着,开店的大妈说这几天小饭馆家有人出了车祸,所以都没有开业,要找吃饭的地方还得向前走个十几里路。我无奈的买了一瓶水坐在他们家门口休息,大妈说要不我煮面给你吃吧,这天这么热,正好休息一会。想做一头驴,脸皮总是要厚厚的,嘿嘿,我当然不会拒绝。大妈帮我煮面,自己也弄了一点吃的,还端出两个小菜几个馒头和我一起吃。一边吃我们一边聊天,她说她的儿子也是退伍兵,当初都考上军校了,不过名额被别人顶替掉了,现在只能回家在工地上干活。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她几句,不过大妈似乎也已经看开了,边吃边说,并没有特别的伤感。或许这就是一种面对生活的心态,中国的百姓,大多是善良、能忍耐的,不论社会对他们怎么不公平,但只要还可以生活,还是比较能接受现实的。或许他的儿子考上军校成为军官,她也会有一个轻松的生活,不需要在郊外的国道边上看一个小店。但现在她依然在这里,在这里看见了需要帮助的人依然会不图回报的显露出自己的热心。我不是微服出访的康熙,没有权力为他们伸张正义,但仅仅幻想依靠微服私访来解决社会问题也并不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所应有的。我们能做的,只是企望这个社会能有一个健全的法制保障人民的合法权益,我们能做的,只是祝福好心人终有好报。

在大妈的店里我第一次称了自己背包的重量,

下午走到九华,不知道是一个镇还是村,路又一次分成新老两条

五点多的时候,进入一个地图上比较大的镇子,而且是一个就沿着国道发展起来的镇子,如皋下原镇。前几天这个时候都准备找地方扎营了,可是今天离目标桃园镇都还有一截,更别说如皋市了。问了小饭店老板,晚上路灯能亮到十点,所以决定继续赶路,晚上走还能凉快一点,只要有路灯就没事。可是走出镇子才发现,路灯只是在镇子附近才有,走出镇子的国道边哪里还有路灯啊,走了没多远天就开始要黑了,拿出头灯带上,但是没有开。前面都是未知的道路,也不知道走多久才会有住宿的地方,头灯还是留着到最需要的时候用吧。

下原镇附近的国道边上,有很多卖木材的苗圃,也有着很多拉木材的大车在路上跑来跑去。就在我走到天基本全黑了下来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写着“住宿”的小饭店,小饭店里几位开大货车的师傅正在吃饭。我问多少钱住一晚,大妈说15,不过是两个人一个房间,有公共洗澡的地方。想着今天天黑了也走不到桃园,而且几天没有洗澡了,就住这里吧,也省了我再去找露营的地方了。到楼上看了房间,其实就是一间房里摆上两张床,被子枕头什么的脏的要死。我打开防潮垫和睡袋,决定就住自己的东西。简单的洗了一个澡,下来问有没有卖东西的地方,才发现店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还有老板夫妻俩,而且男主人明显喝高了,一直咋咋呼呼的。我和女主人说晚上要是有别人来住尽量安排在别的房间里,因为我要早起的,女主人竟然和我说就我一个人住,放心睡觉吧。擦,她这么说我还能放心吗?荒郊野外的一个店,男主人还喝高了的样子,就我一个住店的,这不都是电视里经常出现的情节嘛。假装淡定的走回楼上,关上房门,没有锁,只能在门后放了一个王老吉的空罐子做预警,把一个登山杖靠在床里增加一点心理的安全感,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六天 5.12 如皋市桃园镇——海安县七星湖生态园 32公里

昨天其实并没有走到桃园,只是走出下原没有多远。但为了记录行程方便就当做在桃园住宿的了。而且昨天是非常失落的一天,原计划是南通走到如皋,后来调整了计划只走到桃园镇,可竟然还是没有完成目标。看着自己越走越慢的样子,而且两只脚已经基本不能正常走路了,觉得必须改变徒步的方式,不然没有办法完成这次500公里的徒步了。朋友建议买一个小行李车,负重徒步改推行,想了想也只能这么办了。当初在无锡的时候就有过这个打算,但因为低估了负重长期徒步的难度,觉得自己没有问题所以就放弃了推行的方案,但现在只能临时改变计划,可是去哪里买小车呢?把希望寄托在如皋城里,收拾好背包,一早就逃出了这个黑店一般恐怖的地方。

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来到昨天计划的目的地桃园镇。发现多亏昨天没有走到桃园露营,原来桃园并不是一个沿着老204国道发展的城镇,而是要走小路向里走很远。问了一下路边小超市老板有吃早饭和卖小车的地方吗,结果都是让人失望的。只能吃一点路餐继续前进,一直到了一个地图上没有标注的路口,发现有一个卖面条的小饭馆,才解决了早饭的问题。

今天背着包刚走进如皋城区,竟然有一位大姐跑来为我拍照,说要发到微博上去。我自己出来都没有更新自己的微博,不过看着她那么兴奋的样子,勉强配合着拍了一张,因为累的实在打不起精神了。然后向她问路,哪里能有卖小车的地方。她说就这路直走,有一个天平市场,应该有卖的。又走了一会,发现自从有了买小车推行的想法以后,大包真的越来越重的感觉,一步也背不动了。正好这时遇上一位大姐,说自己也是驴友,让我去她店里休息一会。我把行李放在她的店里,坐小人力车去天平市场买小车。刚到市场门口第一家,竟然就有卖这种小车的,挑了一个轻便的,五十块钱,老板说可以载重一二百斤,想想自己的大包才40斤不到,应该没有问题了。

推着行李在如皋走着,感觉真的相对轻松了不少,可是因为脚伤,并没有走快多少。在如皋吃了午饭,还买了根香蕉干掉,觉得自己恢复了不少精力,感觉今天可以多走一会了。直到走出如皋城区,我又傻眼了。我走的老204国道如皋至海安段正在修路,一路挖的坑坑洼洼不说,还全是尘土,刚买的小车子优势又被全部抵消掉了。一路拖着小车子在工地上向前,一路暗骂着大工地南通,我都走出这么远了,你还修修修修个不停,你就不能让我舒舒服服的走一段吗?

和两位大爷道别,顺着他们给我指的路去找一个叫七星湖生态园的地方露营。当我刚进入七星湖边,一位保安大爷就跟了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这里不让卖东西。我擦,我推了一个行李包我就成了卖东西的了。刚和这位大爷解释清楚,没走几步又过来几位保安大叔,说不让卖东西什么什么的,我汗啊,又一次解释,我是徒步旅行的,想在这里露营之类的。这几位保安大叔人很好,关心了半天,但是说这里不安全,还是找旅店住去吧。我又一顿神说,说一路过来都是住的公园啊,海安的治安难道这么不好?而且有你们在这里,我还害怕什么呀。嘿嘿,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几位保安大叔互相笑笑,也就同意我住在公园里了。我把行李放在他们的小亭子边上,出去吃晚饭。 小饭店里已经有一群民工正在喝酒,连续第二天又遇上喝高了的酒鬼。虽然在城市里,但偏僻的地方,一群喝高了的民工总是让人心里有点不自在,没敢点饮料,也点了一瓶啤酒一个小菜,装作很老成的样子,有人搭讪我也只说是出来旅游的,没有敢说是徒步扎营的,万一他们喝高了半夜去我露营的地方折腾,那不是要命了。 吃完晚饭,家里的电话来了。之前我早就和他们说过我要徒步回连云港的计划,他们一直当我是开玩笑。前几天他们问我干什么呢,我说去南通朋友家玩几天就回家。我的确是去南通朋友家了,只是他们不知道我是走着去的南通,然后又走着回家。今天他们来电话,问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问我到底什么时候回去。我嘿嘿笑着说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啊,今天已经到海安县了。他们这才知道我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徒步无锡回连云港了。做好了被骂的心理准备,但是却意外的听见老妈鼓励的声音:既然已经开始走了,就要坚持到底! 吃完饭回到七星湖的保安亭边上坐着休息,和大叔们聊天,聊几天的行程,聊我的家乡连云港。当我想自己烧水泡泡脚的时候,几位大叔竟然倒饮水机里的热水给我泡脚,让我不用麻烦也不要客气。把脚放在热水里,热的不仅仅是我那一双伤痕累累的脚,更是一直热到了我的心里。把帐篷扎在七星湖边,坐在边上看跳老年迪斯高的人们,还有七星湖美丽的夜景,一种全身心放松的惬意。 (责任编辑:小编)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咨询买折叠车事项 了解更多...
  • Baidu2.com版主Q 37796753
  • Baidu1.com版主Q 1318443


马祖酒厂 马祖高粱酒